Home / 演讲精选 / 正文

创建真正全球化的校园:挑战与战略

时间:2017-08-21 演讲嘉宾:Denis Simon[美国] 来自:雁传书

01

    

    早上好,我们刚才的讲者的话讲的非常的精彩,也是给我很大的压力,今天早上我是有一个机会,并且我感到有这样的一种责任来给大家介绍一个新的主题,我也想为大家介绍一个可能大家并不是特别熟悉的一个大学,那就是昆山杜克大学。刚才我们的讲者是说东西方文化之间是可以完美的融合,我们也可以去进行模式的微调,能够在高等教育这方面实现东西方的合作,我们希望能够去做出更多的创新,让更多的年轻人做好准备来去应对二十一世纪不断涌现出来的新的挑战,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的是如何创建一个真正的全球化的校园,我们的一些挑战以及战略。刚才我们讲者提到了国际化,我相信国际化也是我们目前大学所不能忽略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趋势,我们也要打造一个全球化的学习平台,如果说我们不能够把这样一个价值给到我们的学生,不能够给到他们一个非常全球化的学习体验和平台,大学将来的发展也可能会遇到很多的挑战,而且这种全球化也是越来越多的根植在我们的文化里面的,大学里面有越来越多的国际学生以及国际老师,他们整个的社区也是越来越国际化的,我为大家介绍的是我们在昆山杜克大学的一个经验,我们现在是在经历很多的这些战略的变化。


    因为现在这样的教育提供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不能够再以传统的思维,按照以前大学,传统的教育方式继续进行当代的教育,我们必须要去把现在的范式根本模式的改变做出及时的响应,而且我们看到中国展现出很多的机会,他们很多的走向国际化,所以我们在教育创新方面能够加速他的发展,而且我们有AI,包括量子计算、清洁能源以及包括人工智能,现在这些是一个全新的技术革命的时代,他将会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改变我们的工作方式,这样一来他会非常大的改变我们学习的方式,最后实际上我们有一种新的使用人才的模式,我们可以看到现在谈到不仅仅是以国别或者以地方为疆域人才的人才库,而是全球的人才库这样的概念。可以看到华为的一家中国公司,他在争夺全球的有利的人才,因为现在人们可以自由的移动,他们可以选择自己工作的地方,而且他们希望有很多的自己创新的动力不断的产生,而且这就是为什么实际上他们能够自己做主,想在哪里工作都可以。


    另外一个问题,包括我们公司的领导,学术界和政府都意识到巨大的变化和问题,我们可以看到其实有很多大学不断的在增加,他们招募的学生不断的在增多,但是尽管数量上去了,还是有人才的缺乏。在2009年我写了一本书,讲到中国的人才革命,我们看到有一个事实,尽管中国的各个高校不断的招募更多的看起来学生的素质是不错的,但是大家想一下在市场端我们的需求端,很多公司的老板抱怨我们的人才没有到位,是缺乏的,这个问题怎么解决呢?大家想一下我们知道说13亿人口怎么还有人才短缺呢?这是一个问题,这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实际上在全球也是普遍性的问题。我们可以看到有更多的教育提供给了大家,提供的教育越多,好像缺的人才越多,这里面是不是矛盾呢?所以我们觉得传统的解决方案肯定是无效,所以我们确保打造真正国际化的校园才可以。


    接下来是下一轮经济,是什么形态呢?他已经展现在眼前了,他关键的核心的要义他是一个各个国家相互交叉影响、相互依赖的全球经济,而且我们希望能够把这样的全球经济当中的环节有机的融合在一起。


    需要全球化教育,如果中国和美国的国家领导人,在法国、德国、以色列的政策决策者,大家都在考虑为了将来我们下一代国家的领导人,我们怎么样储备这样的人才?怎么样用教育储备他们?怎么委以重任把正确的人才放到正确的地方,使他们成为我们国家的掌舵人呢?所以这一块才起到非常重要的领导作用,所以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培训以及我们的教育是按照相互交叉、相互影响、相互依赖的全球经济这样的模式来进行教育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我们必须要面临的一个问题不仅仅是国家之间经济的竞争,还有安全、以及社会的可持续发展,环境的发展等等问题,除此之外我们的问题不仅仅是宏观层面的问题,除此之外在微观方面面临着很多的问题,包括人们生活的方式以及工作的方式,还有他们每天去生活的方式都有所改变。


    我们再考虑一个问题,不仅是一个大学凭一己之力,一个国际校园就能够解决全球化的问题,所以所有的大学必须跨越国境进行合作,我们的基础设施,我们大学的组织架构必须与时俱进才可以,这样这些大学才能做好准备,才能打造全球的互通互联性。


    我们知道说国家科学院做了这样的一个定义,什么叫做国际化教育的人才?二十一世纪国际化教育人才需要掌握至少一门外语,而且必须要深度研究,至少一个全球或者是地区的问题,而且他不仅了解本国的地理的知识以及历史知识,还要了解其他国家的洞见,他必须在地理方面了解到这个国家分布的特点,他的人口分布的特点,还有包括地理位置的特点,还有包括人群的移动和迁徙,还有包括全球文化方面的交融性和复杂性,而且他们必须了解到交通互通互联性和相互依赖性,他们要了解到全球化的国家应该如何进行协作,他们怎么样解决不同国界人们有文化差异所产生的冲突,所以我们必须要产生一个真正的全球公民,否则我们的麻烦就大了,所以今天当今问题很多的问题我们没有很多的跨文化以及跨国家的这样的理解,缺乏理解,所以如果这个理解问题不解决,如果我们不做好正确的准备,如果我们没有一个很好的解决之道,这些问题接下来更会持续,不仅在美国或者在其他的国家,或者大家就不了解接下来的路应该怎么走,所以这些问题还是得不到解决,永远的持续下去。


    所以在美国,我们面临了一个非常具有讽刺意味的情况,就是在一年前,实际上我们可以看到大概有超过了比如说一百多万个国际的学生,全球的学生都想在美国求学,在美国实际上国际的学生的数量不断的与日俱增,是非常稳步的。实际上中国是一个最大的输出国,可以看一下30万,印度是第二个,第三名沙特阿拉伯,韩国是第四名等等,都向美国输出了学生,但是事实上实际上很少国家派大量的学生到海外进行留学。这里面有具体的数据,还有包括他们在过去两年当中的增长,中国、印度、沙特阿拉伯和韩国高居榜首,还有包括越南排第六位,越南实际上可以看一下之前是我们和美国交战的国家,现在他已经把很多的学生派到美国进行学习。


    我们知道美国纽约州、得克萨斯州等,美国很多这样省份实际上他们没有真正的国际化,他们在吸引国际学生没有真正的国际化,所以你要看一下美国所面临的整个国家的政治问题,还有包括尤其是新总统当选以来特殊的问题。我们会看到国家实际上在全球化,包括学生交流以及包括公司全球化的进度好像放缓了,所以我的美国接下来仔细、谨慎走好以下的路。


    大家可以看一下如果有一百万的人来美国学习,在这个过程当中实际上30万美国学生在海外学习,可以看一下他的增长并不是特别的迅速,我觉得其中一大问题可以看一下美国人为什么在国外学习的数量不多呢?每次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就做一个调研,谁愿意在国外学习?有70%、75%、80%的学生想去国外学习,最终有30%不到的学生到国外学习,这里面肯定有问题了,要不然不方便,要不然变的更加困难或者觉得在国外学习的机会不够具有吸引力,所以他们想去学习,大家没有去学。他们去欧洲,实际上他们没有去一些其他重要的国家,包括有很多的冲突的国家都不去。


    我们来看一下现在需要解决很多的挑战,所以我们正是需要让这些边缘国家被拉入到大家庭当中,所以我们需要了解到这些国家,美国去的这些国家都是跟美国很像的国家,都去哪一些国家呢?第一、英国,我们知道美国去海外求学的都是去英国的,我不是不尊重英国的同仁,这实际上是很丢脸一个事情。意大利、西班牙、法国,中国是排第五名,在过去的两年当中可以看到美国来中国的学生的数量下降了,中国我们知道在全球崛起的一个大国,而且马上成为全球的经济体,美国人实际上他没有办法在中国,实际上不但加大对中国输出的数量,我觉得不仅仅长期来讲短期也不是很多,所以我们希望我们应该去开一个会,考虑一下美国学生都去哪里?为什么这么多美国学生去海外,但是没有人来中国呢?为什么中国人纷纷去美国学习呢?这是什么问题呢?我们需要讨论。


    从2005年到2015年十年当中实际上有很多本科学生去国外受教育的数量稳步增长,我们知道国外的情况,同样的趋势,你可以看到在2008年左右时间,而中国学生返回国家的数量越来越增多了,作为一个美国人,实际上我想在麻省理工教中国学生,让他留在我们美国,因为他肯定是一个创新的巨大来源,但是实际上我们美国是不是让这些中国学生不愿意待在美国,因为不方便,这是我们的问题。这个图表可见一斑,说明问题,实际上越来越多的中国海外学生回到了中国,这是对中国是一个好消息,因为我相信一点,实际上他们这些人将会是一个催化剂,不仅仅对中国的经济有所帮助,而且对整个社会是一个催化的作用。


    我们来看一下中国的国际学生的数量,他增长很慢,但是非常稳,实际上有40万的学生在中国的进行就学,比在美国就学的人数多,我觉得中国还可以做的更好,我指的是中国把更年轻的这些有才能的学生进到中国进行学习,而且我们知道这些人实际上对于中国大学的打造对中国整个社会都是一个促进作用,所以我觉得我们需要点数这些问题。


    中国的这些国际学生来自于哪一个国家呢?最大的是韩国是最多,之后是美国,所以现在有一个问题,美国数量下降了,而且可以看到我们知道还有泰国、巴基斯坦、印度、俄罗斯、印度尼西亚等等,所以好像欧洲的学生没有来中国很多,而拉丁美洲的学生实际上一点点,所以实际上中国有很多的潜力可以挖掘,可以吸引更多的国际学生来到中国进行学习,这样我们希望能够国际化中国的大学和校门就能达到这样的目的了。

   

    中国大学的问题在于什么呢?他们正在不断的找一些机会,希望全球化,问题在于分格化,学校的校园是分开的,他们的食品更好,而且他们自己是非常自由活动,可以进行社交化,但是可以看到我们知道中国学生在美国也没有得到这种特殊的待遇,所以我觉得中国的问题是国际学生和国内学生不是同等对待。第二个问题是语言的问题,尽管我们可以说英文,用英文教学的老师,但是实际上我们知道学生不愿意努力,学生不愿意去把他们的语言能力进行分享,不愿意去利用他们的语言优势打造一个桥梁,能够帮助这些其他小组当中的后进生一起努力。


     第三、在我们的课堂当中的教学方法有所不同,可以看到有一些老师实际上他们都是照本宣科式的教学,以讲为主,并不是以学生的需求为主。还有包括学生的总体数量不高,我们知道我们的校园国际化程度并不高,包括师资并不是国际化,所以不具有吸引力,除此之外上网很难,谷歌和facebook都用不了,之间的互动也不够多。


    我们每个人都要严肃的想一想怎么样打造一个真正国际化的大学?怎么样打造超级巨大的学府,实际上全球最好的师资力量,最好的学生必须要结合在一起,我们有一个协作的教育方面的合作伙伴机制才能真正成为一个巨大型、超级大的大学。


    IT,还有包括在交通方便的改革日新月异,所以这使我们打造了一个新的创新和知识创造的方法,而不是一个人有这样的技术而已,现在不是一个人就可以做出伟大的成就,我们需要去跨界,需要进行跨功能、跨文化进行协作,大家携手共进才可以。在很多情况之下我们会发现实际上有很多协作团队全天候的进行协作,早晨在欧洲开始,下午在欧洲,美国同时是晚上接过接力棒,所以我们全天候365天不间断的进行协作,我们知道全球化的大学产生非常有意思,我们必须要确保我们来看一下老师对于学校的忠诚不仅仅体现在大学教书而已,他是一个队列的概念,他是对我们全球的网络忠心耿耿,他们实际上是一些协作者的中心,所以他们不断的彼此之间互通有无,而且比我们之前在同一个大学同事之间的协作更好,可以跨越国界,这是一个巨大的改变,所以我们必须考虑一下如何在接下来的几年当中重新定义国际化大学的教育,大家想一下我们国际化的大学的范式是什么呢?五十年代的时候去海外留学项目,之后在海外服役一段时间,除此之外有国际化融合的校园,而且他们利用了这样的事实,他们有国际化的学生,而且有国际化的教师,这样一来使得他的校园更加国际化,能够培养这样的一个氛围。我没有足够的时间把这一页全讲完,这个幻灯片有一点复杂,但是我想跟大家提一点,我们传统的模式,我们会觉得传统的国际的校园有人在海外学习,有国际学生就可以了,有一些国际的交流安排,这是传统的方式。现在是有一些大学已经组成了联盟以及很多研究机构组成了联盟这样的机构,以及这样的网络,所以不论是本地人还是不同外面的人口大家一起协作,大家进行一个国际检的合作关系,不仅是大学之间,还有大学与企业进行协作,可以看一下全球的教育网络过程当中是什么样的?比如说美国修改这样一个协作的合作伙伴关系,还有几+几项目,在清洁能源、水、环境、创新等等其他的问题当中,双方共同关心的问题当中大家一起摒弃国际概念之分进行合作。如果我们解决二十一世纪的问题,必须进行跨界才可以。


    大家看到在全球所有的问题当中,是不是所有的问题实际上都需要中国和美国、欧美的国家进行合作才得以解决?包括还有日本、关键的国家,只有这样才能够解决全球真正问题的解决之道。


    这里面有一个路线图,路线图实际上我们有一个具有吸引力的愿景,我们希望必须要去打造一个文化价值观融通的大学推动这样的转型,我们要支持新的视野和新的创新,我们必须要去确保在教育的奖励机制当中把它重新的进行组合,而且我们知道不仅仅是在这个期刊上发表一个文章,在另外一个期刊上发表一个文章而已,我们希望能够有一些跨界之间的协作,能够确保使大学真正走向国际化,这些越来越至关重要,我们必须有一个意愿做新的事务,我们希望他是我们的一个测验,能够测试我们是不是行之有效。


    我是来自昆山杜克大学,我是教务长,我们之前的一个讲者当中已经谈到了一些话题,我也想补充一下,实际上我们希望有一个跨界的概念,有一个全球跨界的,还有包括博雅通识教育带到了中国,实际上来自于60位的教师,花了两年半的时间打造的大纲。汲取了全球的视野和经验带到中国,希望在中国的环境下能够把这个项目做的成功,我们这个项目是希望有60%的中国学生,40%的国际学生,我们也是会把杜克大学的课程都引入到中国来,我们现在也在规划第三个校园,大家觉得我们的学费非常贵。我告诉他们我们不想把这个学校打造成一个富人的孩子的学校,之前我们讲者提到了大众教育就是要给我们所有的孩子来去提供最优质、最好的教育,这也是杜克大学最重要的一个关注点之一,所以我们也不希望昆山杜克大学太昂贵,让大家承受不起。我们希望来自不同的经济背景,来自不同的区域的学生都可以到我们的课程里面来学习。


    我们不是说要在中国打造一个中国大学,我对中国大学没有任何的意见,中国大学非常的好,但是我们的目标打造在中国的国际大学。我们是希望在昆山能够打造长江区域最国际化的一所学校,我们地球是变的越来越小了,我们是希望能够抓住这样的一个机会大家紧密的进行合作,技术是没有问题的,我们所需要的就是一个愿景,这样战略的规划,帮我们实现成功的合作,谢谢!